还是alaiyeshi

叶吹

【all叶】战术大师

秋寺:

*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叶,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各位自行理解。


*短,没尾,昙花。这个模式会维持一段时间,就别问为什么了。


国家队在世邀赛结束后庆祝了一番,在包厢里醉的醉、倒的倒,只剩几个还勉强有意识在那鬼哭狼嚎地唱歌,还有四个脑袋还算清醒的人坐在方桌前聊聊天。


喻文州、王杰希、肖时钦和张新杰各自都喝了一点酒,这会儿脑袋发热更是让思维更加捉摸不透了。


“这样吧。”王杰希突然开了口:“既然我们都还清醒,不如来做点有趣的事。”


张新杰随口问了:“什么?”


“玩牌。”王杰希食指点着方桌,正中间确实放着一盒扑克,包厢里本来就附着的。


喻文州轻笑:“喔,玩牌啊。”


王杰希眼尾瞟过喻文州:“加点赌注。”


肖时钦听闻来了兴致:“喔?什么样的赌注?”


“无所谓,你们觉得最惨不忍睹的惩罚都行,反正你们知道底线在哪。”王杰希拿起酒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:“怎么样,敢玩吗?”


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无所谓道:“为什么不?”


肖时钦耸耸肩:“那就加我一个。”


三人看向喻文州。


喻文州微笑:“先讲好规则吧。”


几个人三言两语就定好了规则,首轮由王杰希发牌。骰子骰到了肖时钦,于是赌注由他先来决定。


肖时钦想了想,说了几种给出去不会太心疼但是心里又不会太爽快的材料当赌注:“这样应该行吧?”


其余三人各自笑了一下:“行。”


开头确实要试水温,每一轮都能轮流新加赌注。


王杰希发牌的速度很快。张新杰将所有牌从小到大排列整齐摊开在手上,肖时钦将牌分成两部份夹在相隔的指缝间,喻文州抽了几张盖在桌上,王杰希将散乱的牌随意收拢,在桌上敲整齐,摊开。


“开始吧。”王杰希说。


“我有黑桃7。”喻文州率先说了这句,丢出了牌:“王队你不整理牌面没问题吗?”


“这个游戏不需要整理牌面吧?”王杰希轻笑。


“真狂。”肖时钦笑了笑。


四人各出了一张,最后由喻文州收了四张牌。


这回轮到喻文州追加新的赌注,喻文州连想都没想直接说了:“刚刚的加倍。记得不能依靠战队的帮助,期限为三个月。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吧?”


“喔?”王杰希似笑非笑地挑眉:“你们。”


喻文州笑了笑,丢出了一张牌:“是,我们。抱歉,你说得对,我口误。”


肖时钦出的牌大了一些:“喻队可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

张新杰:“我倒是想到了很残忍的处罚方式了。”


王杰希笑道:“期待换你追加赌注的那一刻。”


这一轮肖时钦把牌收走了。


肖时钦问:“王队追加赌注吗?”


“有何不可?”王杰希说:“在wb上发一句,‘我恋爱了,然而我依旧单身’怎么样?”


其余三人脸色微变。


“好残忍啊,这句。”肖时钦喃喃:“依旧单身。虽然是事实,但是对比起没恋爱依旧单身,恋爱了还单身感觉更加悲惨。”


“这不太符合我的画风。”张新杰说。


“感受到了单身竞技选手们的浓烈哀愁。”喻文州道:“真可怕。”


肖时钦出了牌,张新杰跟上。


四人出完后由王队收走了牌。


“王队加油啊,负分牌好像挺多的。”喻文州道。


“别急,还没出大招,等着吧。”王杰希无所谓地点了点桌子,选了一张牌:“张副,该你追加赌注了。”


张新杰推了推眼镜:“跟王队的性质有点像,而且按照发展,这样接下去似乎满有意思的。输的人在wb上艾特一位职业选手,不能是女性,最好是能开得起玩笑的,然后附上几张宫殿豪宅照,问,‘你喜欢哪个?我努力赚钱买给你’。”


其余三人震惊地静默一阵,喻文州率先回过神笑了笑:“不能是女性,嗯,这还真挺有趣。那么要不要先定一下这个职业选手是谁?”


“有谁是大家最不想扯上关系的?”肖时钦问。


接着四人一口同声回道:“叶修吧。”


王杰希丢出了刚选好的牌:“反正他不看wb。”


喻文州也跟着丢了一张牌:“只要有他之处总是腥风血雨。”


肖时钦耸肩:“有他的八卦传最快。”


张新杰说:“而且是战术大师。”


喻文州点头:“是呢,身为战术大师一员还不来参一局实在扫兴。”


“所以就决定是他了吧?”张新杰问,顺便收走了四张牌。


三人点头同意。


接下来几轮没人要追加赌注了,一致认为这四个赌注加起来有点太可观了,有可能会招架不住,于是就此打住。


四人越打脑袋越清醒,本来还有些随意的都开始聚精会神了。


十三轮定输赢。


几个人出牌的速度越来越慢。


最后四个人结束了一场游戏都长出了一口气。


“算分吧。”张新杰说。


最后分数总结后,喻文州的负分居然是最多的。


喻文州还是那样笑笑的。


肖时钦好心道:“要不我们还是把最后一条赌注去掉吧。”


喻文州摇头:“这倒是不用,如果能取消第一条会更好。”


王杰希说:“不,这样就没意义了。毕竟喻队的第二条是承接在第一条之上,要我说还是把最后一条取消掉吧。”


喻文州又笑:“王队,好牌技。”


“承蒙夸奖,比不上你。”王杰希做为倒数第三,给出了评价。


肖时钦无奈。


张新杰最后推了推眼镜:“所以说为什么我们最后好像是在争看谁的负分最多?”


喻文州道:“谁知道呢?”


王杰希说:“不知不觉。”


肖时钦点头:“突然间就觉得负分好像变得很难拿了。”


张新杰摇了摇头:“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是挺厉害的。”


肖时钦感叹:“是啊,我都不懂到底谁输谁赢了。”


喻文州哈哈笑了一下,伸了个懒腰:“好吧,我等会去准备准备感受一下腥风血雨的气氛了,嗯,下次再来玩一把吧。”




FIN




游戏是拱猪。

评论

热度(307)